• 田园纨绔妻

    晗路

    古代言情已完结213.16万

    顾雅箬死后,却意外的穿越到了古代。 既来之则安之,即使做个小村姑咱也是快乐的,摆个小摊,开个小馆,买点小地,发点小财,带领家人走上个小富之路。 名有了,财也有了,还捡了一个翩翩美少年,从此人生走上巅峰。‘’ 只是这少年…… 捡来的第一年,看着眼前的翩翩美少年,某女戏谑的问:“看到我什么感觉?” 话音未落,少年伸手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住她的脖子,恶狠狠道:“掐死你。” 捡来的第二年,看着越发英俊的少年,某女试探的问:“看到我什么感觉?” 少年伸手,摸了摸她的头,语气温柔:“快点长大。” 第三年,看着眼前魅惑的少年,某女咽着口水,艰难的问:“看到我什么感觉?” 少年伸出手,迅速的抱起她,沙哑着嗓音:“娶了你!”

  • 医妃惊世

    顾染锦

    古代言情连载中999.49万

    她本是实力强悍,医术超群的世家家主。 一朝穿越成将军府的废柴嫡小姐,成为第一位被退婚的太子妃,人人嘲讽! 选秀宴上,她被赐嫁给鼎鼎有名的残废王爷。 众人笑:瞎子配残废,天生是一对。 却不知她手握失传丹方,能练绝顶丹药;家养神级萌宠,天下独一无二! 更可怕的是她家残废王爷—— 一肚子的腹黑坏水,外加逆天修炼体质,秒杀一众天才。 白天坐轮椅,晚上却缠着她要亲亲、抱抱、举高高……

  • 术女有毒之将军请自控

    风雨归来兮

    古代言情已完结183.45万

      (新文病娇毒妃狠绝色,求收)现代女精英纪子期一场车祸魂穿异世,带着美人妹妹和天才弟弟闯荡江湖。   这个黎国推崇术数(数学)?这水平也太低了吧!来,让姐露两手!   一身惊人的数学天赋震惊世人,以为从此走上挣点小银两、做点小学问的安康之路。   哪知某夜被人绑了说要送往前线,利用术数解决军需问题,缓解户部与兵部的矛盾!   纪子期:我没听错?这户部与兵部如同婆媳,如何能变成母女?   可惜人小式微无人理会!   不得已,十三岁的纪子期女扮男装深入前线。   利用术数结合现代管理技术,计算风速、重制账本、运用大数预测法,成功解决前线军需问题。   战胜归来后的纪子期,赏术大会拨头筹,棋林学院惊众生,术数大赛扬威名!   从此一路开挂,将术数运用到各个行业,建楼、治水、税收、投资…   工部、户部、术师协会争先抢夺,只好三方轮流上阵平息众怒!   只是这一路顺风顺水的人生,从在战场被某人识穿身份的那一天起,就再也摆脱不了他的纠缠。   还厚颜无耻光明正大地骗婚!   “想娶我家子期的多了去了,为何要嫁与你?”   “在下与期期成婚后定努力多生麟儿,第二子随您姓!”   “成交!”   快狠准!   纪子期就这样被卖了,呜!   …   双宠双洁,前期花式撩妹,后面宠妻无下限!   无宅斗不撕B,成长正能量!

  • 夫君请接嫁

    涵叶今心

    古代言情已完结175.21万

    前世拒嫁,她撞死在新房之中; 再世为人,她克母,克兄,克祖辈; 庙宇十年, 方圆百里,鸡飞狗跳。 她人小言微,本想做一个自由自在的游医; 却鬼使神差的救了他——从此 她救他一命; 他宠她一生。

  • 盛宠倾世医后

    予方

    古代言情已完结547.48万

    (已完结)他是锦国的冷血王爷,运筹帷幄,睥睨天下。 她是他的王妃,救过他的性命,他却连见都不肯见她。 大火弥漫,死亡降临,她才知道原来她的存在就是个笑话! 睁开眼,她换了身份,重生到两年前。 叶蓁微微浅笑——这一世,她会将蒙蔽和谋夺她身份的贱人踩于脚下,狠狠践踏! 更要让他尝一尝刻骨铭心的相思之痛,求而不得的情深之苦! 予方新文《盛宠纨绔嫡女》火热发布,不一样的言情,欢迎收藏。

  • 侯门弃女之妖孽丞相赖上门

    偏方方

    古代言情已完结331.06万

    新文《首辅娇娘》已开,欢迎跳坑。 * 一觉醒来,穿越到一个历史上没有的朝代,乔薇无语望天,她是有多倒霉?睡个觉也能赶上穿越大军?还连跳两级,成了两个小包子的娘亲。 看着小包子嗷嗷待哺的小眼神,乔薇讲不出一个拒绝的字来。 罢了罢了,既来之则安之吧,不就是当个娘吗?她还能当不好了? 养包子,发家致富。 不为恶,不圣母,人敬我,我敬人,人犯我,虽远必诛。 杏林春暖,侯门弃女也能走出个锦绣人生。 小剧场之寻亲: “囡囡呐,婶娘可算找到你了!你当年怎么一声不吭地就走了呢?婶娘找你都快找疯了!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,跟婶娘回家吧!一个女人赚了那么多银子,在外头多不安全呐!”某花枝招展的妇人,拿着帕子,“伤心欲绝”地说。 “你不关心我孩子,倒是先关心我银子,真是好疼我呢!可是我们认识吗,大婶?”乔薇一脸冷漠。 小剧场之寻妻: 小包子领回一个容颜冷峻的男人:“娘亲,叔叔说他是我爹。” 乔薇莞尔一笑:“乖儿子,告诉你爹,要证明自己的身份,应该怎么做?” 小包子翻开金册子,一板一眼地说道:“叔叔,如果你真是我爹的话,先背好《乔氏家规》一百条哦!”

  • 盛世绝宠之王妃倾城

    西青先生

    古代言情已完结155.24万

      这是相门才女搅弄风云,盛世王妃玩转江山的史诗。   这是明君圣主为酬红颜,一代天骄成就霸业的故事。   前世生为孟氏嫡女,她习得祖父与父亲一身治国之才,弃红妆,入朝堂,走沙场,扶持新君,入宫为后,受万民拥戴,最终竟落得举家被抄,深宫受辱,一缕香魂被那帝王踢入火海,冤魂不散的下场。   一朝重生,成为敌国右相府被弃在外的嫡女,阮弗韬光养晦,蛰伏多年。   借势回府,阴谋诡计重重而来;此身卷入皇子夺嫡之争,惊起京门风云;   相争不让的各国权贵,纷纷上前的皇族子孙,威逼利诱的各方势力……   素手芊芊,她挑起皇权深处风云诡谲;秋眸如波,她淡看天下浮沉起落。   这一世,她定要这浩瀚江山,这中原大势,这皇族权柄,尽在掌握之中。   原以为报仇雪恨,实现前生遗愿,此生不复红妆。   然而……前世那个屡次交手难缠至极败于她手的男人,不知何时,已入心底……   剧场一?据说这是告白——   浓云满天,阴风阵阵,腐臭的味道充斥风中,乱葬岗里,埋葬的,不知多少岁月几多孤魂野鬼,站在场外高处,清丽卓绝的女子眉目平静,如蝶翼的睫毛覆盖眼中机敏与清冷,“为什么?给我一个理由。”   气质卓绝,长身玉立的男子,轻袍缓带,气息似雪如兰笼罩身前的人,轻轻牵起女子微凉的手,“因为,普天之下,唯有我知,阮儿此身,不在男儿列,阮儿之心,却比男儿烈,世人千万,独吾解汝,此心,当知之解之珍之重之爱之护之念之永不负之。”   剧场二?据说这是醋王爷的日常。   清雅花园,男子闲手落棋,看着女子举棋凝眉,声音清雅如满园玉兰。   “阮儿,听闻稷歌昨日来京?”   “唔……许久不见稷歌了。”女子心不在焉,观察棋局。   “听闻前日十二邀请阮儿去三哥新马场?”   “嗯……新马极骏。”女子继续举棋,犹豫不定。   “听闻阮儿今日答应了舞阳来王府借住几日之求?”   “舞阳很可爱!”女子终于落棋,眉梢生喜,抬头粲然一笑。   男子表面平静,柔目含笑看女子眉眼如画,继续举棋……   第二日,据说京城发生三件大事:稷歌公子无故消失于京,一年无法再入京;清王殿下的新马场连同马儿,无故易主,十二皇子突然离京游历;舞阳郡主因不得出府哭闹竟惊动陛下……   【男强女强一对一,一生一世一双人】   【专爱宠溺远虐恋,欢迎入坑加收藏】   【——这个故事,献给每一个姑娘……愿你有信仰,遇见生命中的五彩温暖】

  • 锦绣农女种田忙

    巅峰小雨

    古代言情连载中1422.79万

    又胖又傻的丑女杨若晴在村子里备受嘲弄,被订了娃娃亲的男人逼迫跳河。 再次醒来,身体里灵魂被顶级特工取代,面对一贫如洗的家境,她带领全家,从一点一滴辛勤种田,渐渐的发家致富起来。 在努力种田的同时,她治好暗伤,身材变好,成了大美人,山里的猎户汉子在她从丑到美都不离不弃,宠溺无度,比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好多了,岂料猎户汉子不单纯,他的身份竟然不一般。 (新书《重生之农门药香》已发布,求支持!)

  • 克夫农女倾富天下

    五月紫丁香

    古代言情已完结314.86万

      拥有空间和木系双系异能的林心兰被男友闺蜜双双背叛,被他们下药之后送到基地实验研究所当实验体,只为换取一个月的粮食。   承受身心双重折磨之下,选择自暴,与实验的研究人员同归于尽!   一朝醒来,已然成了不知名朝代的另一个林月兰   林月兰十二岁,九岁时被一讨水喝的道士断言——克夫!   流言非起,从克夫到克双亲,再到克所有亲戚朋友,最后传成了将来会克天下。   爷爷奶奶,大伯小叔等等一大堆极品亲戚,害怕被克死,毅然与九岁的林月兰断亲绝义,把她从族谱上划掉,让她自已单过,愚孝父亲遵从,懦弱娘亲哭哭啼啼,弟妹更是毫无办法。   九岁分家,一间进风漏雨,颤颤微微随时可能倒塌的小茅屋,一分下水田,两分旱田,把林月兰给打发,从此林家再此林月兰,林月兰成了无根女。   颤颤微微的活到十二岁,一招不慎得罪了村里的小霸王,被同村的小伙伴们给拳打脚踢给踢死了。   迎来了,穿越过来的林心兰   空间异能我有,天下由我走,   看我林心兰如何威风八面,成为一代女土豪!

  • 怪医漫天要嫁

    涵叶今心

    古代言情已完结136.5万

    推荐涵叶今心新文:《锦色风华,谋个骄婿做靠山》文 / 涵叶今心,链接: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1272909/,推荐涵叶今心完结文:《医女惊华,夫君请接嫁》文 / 涵叶今心,链接: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1084835/。精彩不变,敬请关注! * * * * * 她性情偏斜,医术独步,救人容易,就是这要价嘛------ 他孤傲冷情,位高权重,胸怀天下,就是这女人嘛------ 某一日,他落在她手里,她发挥医者仁心,不要金不要银,只要嫁他的一个婚约; 某一日,他拼命挣扎,发挥聪明睿智,婚约可以给,但这完婚之日,可以来个遥遥无期。 她没想到,这男人不但参与了曾经的新旧更替,更是深入当今的官场,婚约一旦建立,如上贼船,处处危机,不得不步步为营; 他没想到,这女人不但要对抗他的御赐婚约,更敢只身劫皇上的法场,婚约一旦建立,如履薄冰,时时心惊,不得不倍加留心。 他问:“姑娘不是本地人吧?不知家乡哪里?” 她说:“你看到天上那颗最亮的星星了吗?我是因为不小心被人从那里一脚给踢下来的,万丈直坠的感觉不是很好受。所以,我发誓,从今后一定处处小心,时时提防。” 她说:“人敬我一尺,我还十丈;但人若损我一尺,我也必还十丈。” 杀她一次她已经恨得牙痒痒 还要再来一次 那就等着生不如死吧 他跪在太后脚下,“劫法场都是孙儿主使的,请不要责罚玉儿!她就是孙儿的命,她若是死了,孙儿就算活着也是生不如死。” 太后道:“烟丫头,哀家听闻他以前无论如何都不肯娶你。现在听说你治好了哀家的病,被哀家奉为上宾,这说变就变了吗?像这么势利的男人不嫁也罢。” 她嘻嘻笑,“要嫁!鲜花就爱牛粪,有营养,滋润。” 某日,他怜惜的吻着她脸上的疤痕 吧嗒了一下嘴,甜的! “你骗我!”他怒吼 她很是委屈的说:“我以为你爱丑女,所以扮的好辛苦!”